<big id="a2ohk"></big>

    1. <output id="a2ohk"></output>

      <big id="a2ohk"></big>

    2. <thead id="a2ohk"><sup id="a2ohk"></sup></thead>
      <thead id="a2ohk"></thead>
      <acronym id="a2ohk"><ruby id="a2ohk"></ruby></acronym>
    3. 建設“藍色經濟區”吹響了我國向海洋進軍的號角——著名海洋學者王詩成談“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

      來源:海洋財富網   發布時間:2018-10-19 15:15:24 
      閱讀:3812

      記者:王廳長您好。您是海洋之子,海洋問題專家,著述頗豐。這次主要是想圍繞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這一主題對您進行采訪。我想,您既是專家學者,又是政府官員的雙重身份,一定會對該問題有不同于別人的認識視角與高度。

      第一個問題是,胡錦濤總書記于今年4月視察山東時指出,要著力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您能談一下胡錦濤總書記作出這一重大戰略部署的背景情況嗎?

      王詩成:胡錦濤總書記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這一重大戰略部署的戰略思想,是經過深思熟慮、慎重考慮的,它有著深刻的時代背景。可以從國際國內兩個方面來看一下這個問題。

      占地球表面積71%的廣袤海洋,是維護全球生態系統、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支撐,是人類拓展生存空間、獲取發展資源的重要領域,是連接全球貿易和國際交往的交通要道。歷史證明,海上強,則國家強;海業興,則民族興。當今世界已進入全面開發保護海洋的新世紀。

      從國際背景來看,海洋已經成為全球競爭的新高地。上世紀90年代以來,面對世界人口、資源、環境三大問題,海洋在全球事務中的戰略地位日趨突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實施,全球3.6億平方公里海洋面積中將有l.09 億平方公里劃歸沿海國管轄,占海洋總面積約31%,標志著人類開發和保護海洋進入了一個嶄新時代。世界主要海洋國家競相調整各自的海洋發展戰略,試圖在新一輪國際海洋競爭中搶占先機,謀求更大的海上戰略利益。美國制訂了《21世紀海洋藍圖和海洋行動計劃》,奧巴馬任美國總統后即制訂第一個國家海洋政策,旨在加強海洋、海岸和大湖區管理,實現海洋可持續發展。歐盟發表了《海洋政策綠皮書》。日本把海洋作為立國之本。2007年越南制定了《2020年海洋戰略》,目標是要成為東南亞海洋經濟強國,到2020年海洋經濟在越GDP中的比重達到53-55%。目前,世界貿易總值的70%以上來自海運,海洋和涉海經濟已經占到世界經濟總量的80%左右。

      海洋已經成為國際政治、軍事和外交斗爭的重要舞臺。以爭奪海洋資源、控制海洋空間、搶占海洋科技“制高點”為主要特征的現代國際海洋權益斗爭呈現出日益加劇的趨勢。逐鹿海洋、競爭海洋、深度開發利用海洋乃大勢所趨。進入被譽為“海洋世紀”的21世紀前后,海洋劃界爭端、海洋漁業資源爭端、海底油氣資源爭端、深海礦產資源勘探開發以及深海生物基因資源利用的競爭更加激烈。海洋政治經濟領域的斗爭直接影響海洋安全,形成以維護海洋權益為中心的軍事防衛任務.局部地區出現爭奪海島主權、爭奪管轄海域、爭奪海洋資源的海上軍事對抗或沖突。今后海洋領域的斗爭將超出以往控制海上交通線、戰略要地和通過海洋制約陸地的性質,發展到以海洋空間和資源為中心的對海洋本身的爭奪,成為關系到民族生存和發展的戰略性爭奪。爭奪海洋的力量將由單純的軍事武裝力量發展到政治外交力量、海洋經濟發展能力、海洋資源勘探開發能力、海洋科技力量與軍事力量相結合的綜合海上力量。

      從國內背景來看,30多年改革開放的發展,我們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同時,我們也積累了很多的矛盾和問題。其中,資源枯竭、生態環境惡化問題日益嚴峻,東西差距、貧富差距也逐漸增大,社會公平問題凸現,成為影響經濟發展、社會穩定的全局性問題。而這些問題的出現和積累,都與我們傳統的以陸地為軸心的發展理念、發展模式有關。拓展我們的生存空間,發挖新的戰略資源,統籌好沿海和內陸的關系,縮小東西之間、地區之間的差距,就需要全新的發展理念,把海洋作為一個相對獨立于陸地的系統,提升海洋在整個國家戰略中的關鍵性和重要性。

      總之,海洋戰略事關國運興衰,誰在海洋資源和空間的分配中掌握了主動權,誰就對本國、本民族的生存和發展掌握了更大的主動權。沿海從東到西的一個領域戰略應運而生,全國還沒有一個以大力發展海洋經濟為主導的從國家層面的海洋開發開放經濟區。因此,胡錦濤總書記在這樣一個國際國內背景下,選擇在這樣的時機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是全局性的、戰略性的,他抓住了經濟全球化背景下各主權國家紛紛將戰略重點向海洋轉移的新態勢,把握住了當今世界經濟發展的時代脈搏,翻開了中國經濟發展的新篇章,具有全球性的戰略眼光。

      記者:第二個問題,您能談一下胡錦濤總書記為什么會把咱們山東作為我國實施進藍色經濟發展戰略的第一個省份?

      王詩成:胡錦濤總書記選擇咱們山東省,我想是非常審慎的、是做了全方位地思考和權衡的。對于這個問題,我們山東至少有兩大優勢。

      一是領導優勢。從1991年山東省委、省政府提出并實施“海上山東”建設工程,這是我國第一個由省市提出的以開發海體資源為主導的海洋戰略,到2007年省委、省政府召開全省海洋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建設“海洋經濟強省”的重大戰略部署,到2008年省委、省政府又提出“一體兩冀”的海洋經濟戰略,可以說,從上世紀90年代以來,山東省委省政府歷屆領導都高度重視發展海洋經濟,在海洋發展戰略的制定和規劃上嘔心瀝血,下了很大功夫,并取得了卓越成效。今天,我們新一屆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把大力發展海洋經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姜異康書記多次召開專家座談會,討論研究如何發揮海洋優勢,深度開發海洋問題,不斷探討省委省政府在海洋開發過程中的指導和政策引導問題。正是在省委省政府的重視、領導和運作下,我們今天才有了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平臺。可以說,胡錦濤總書記站在國家的高度探討國家海洋戰略利益,與省委省政府要進一步做好發展海洋經濟的謀略一拍即合,因此才會在短短的時間內,形成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國家戰略。長期形成的領導優勢是我省區別于其他兄弟省市最大的政治優勢,因為一個有政治頭腦、戰略眼光的領導核心會始終把海洋問題放在突出位置,這也是我們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最有力的保障。

      二是山東的海洋優勢。山東省的海洋優勢得天獨厚是眾所周知的。當然其他兄弟省市亦有各自的海洋優勢,如區位優勢、資源優勢、空間優勢、科技優勢等,都是各有所長。但這些都是初級資源,這些初級資源的積累正是藍色經濟發展的基礎條件。而山東省已經跨越了這個初級積累階段,我們早已把區位、資源、科技和技術設施建設變成產業、經濟優勢,在資本運作、搶占國際、國內市場等方面遠遠走在兄弟省市的前面,山東在事實上已經成為全國海洋開發的領頭羊。從1991年提出海上山東建設,經過18年的打造,使我們已經具備全國海洋第二大省的條件,山東省的海洋GDP占省內GDP的17.2%,占全國海洋GDP的18%,居全國第2位,這才是我們真正的最大優勢。我們已經具備了總書記提出的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基礎平臺,而且這個基礎平臺是得天獨厚的,產業門類齊全,方方面面都具備了良好的競爭力。雖然這離總書記的要求還有很大距離,但在這樣一個平臺上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我們一定更能出色地完成總書記的要求和囑托。一旦我們按照總書記的要求成功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就會在全國樹起一面開發海洋、保護海洋、發展海洋的旗幟,這必定會對我國海洋經濟建設起到一個重大的推動作用。以山東漁業發展為例,我們最早興起以人工養殖海帶為對象的撈銅工程,以人工養殖扇貝為對象的撈銀工程,以人工養殖鮑魚為代表的撈金工程,以及后來的養魚、養蝦工程,包括三大品種的引進問題,都在山東率先完成,并在全國18000公里的海岸線上得以推廣。這就是科技帶動漁業的四次浪潮,都是山東人創造出來的,都是海上山東建設的豐碩成果。這就是胡錦濤總書記選擇山東的必然性。另外,山東緊靠日韓,左鄰右舍及自身的各個港口都得天獨厚,發展潛力、發展空間巨大,輻射帶動力、陸海統籌帶動力更強,這更是加大了總書記選擇山東的必然性。

      總之,偶然中蘊含著必然。山東是全國最早選擇海洋、開發海洋的沿海省之一,總書記選擇山東既是對山東工作的肯定,也是對山東的信任和重托。

      記者:第三個問題,剛才您談到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重要背景及總書記選擇咱們山東的原因,那我們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有什么重要的理論價值?

      王詩成:這個問題提的很好,也是一直以來縈繞著我,讓我深思的問題。從中國歷史來看,我們對海洋的認識也大致分為幾個階段:一是原始蒙昧階段,即不重視、無意識階段,海洋作為一個自然存在的領域,只是自發地起到魚鹽之利和舟楫之便的作用,政府對海洋基本上沒什么概念,更談不上開發海洋的問題;到明朝,中國海洋版圖得到空前拓展,并建立起全球一流的海洋艦隊,成為海洋強國;從明清提出海禁到清政府閉關鎖國,使中國海洋政策走向低谷;之后一直到改革開放以前,是中國海洋政策的逐漸恢復階段;改革開放是海洋振興的真正開始,中國人有了海洋的開放意識,走向海洋成為大勢所趨。沿海改革開發開放從南到北方興未艾,但值得指出的是,這些開發區上升到國家層面,是不同領域的先行先試,在總書記提出打造藍色經濟區之前,還沒有一個是以發展海洋經濟為主導戰略的國家層面的開發區。因為在這之前,我們既沒有把海洋納入中國版圖的意識,我們講的始終是中國擁有960萬平方公里的陸地面積,也沒有真正把海洋提升到國家戰略的高度和層面。從改革開放伊始,無論是設立經濟特區還是開放沿海城市,都體現了中央高層關于海洋對經濟發展的重要性的認識。30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利用開發海洋,卻沒有真正地尊重過海洋。在整個國家戰略中,我們一直沒有把海洋作為一個相對獨立的個體來看待,海洋始終只是作為陸地的附屬物而存在,只是起到了一個港口或窗口的作用。

      胡錦濤總書記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是中國對海洋戰略地位認識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是一個偉大里程碑,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一是喚醒了國民的海洋意識。盡管中國近百年的屈辱史都在海上,但是屈辱的歷史并沒有徹底喚醒國人的海洋意識。因此,海洋意識是深度開發海洋的前提,這一點至關重要。總書記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真正把海洋作為和大陸同等重要,甚至是在新世紀更為重要的一個相對獨立的開發個體。中國開始把目光聚向海洋,開始真正地研究海洋問題,中國的海洋意識真正地覺醒了。二是拓展了中國的版圖和疆域。總書記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把海洋的戰略地位提高到國家層面,把約38萬平方公里的領海面積和約260多萬平方公里的專屬經濟區面積納入中國版圖,打破了傳統的版圖意識,這就在無形中把我們的疆域從960萬平方公里拓展到1260多萬平方公里甚至更多。三是增強了捍衛中國海域主權的力度。中國海域屬于中國領土的一部分,神圣不可侵犯。增強海洋意識,增強中國海域主權意識,加強海軍建設,也必將加快解決當前與周邊國家間的海域主權之爭。四是發掘了解決制約中國經濟發展瓶頸的新途徑。傳統的增長模式使我們在取得巨大經濟成就和科技進步的同時,也付出了人口過度膨脹、陸地資源日漸枯竭和生態環境不斷惡化的沉重代價。打造藍色經濟區,把海洋資源作為新資源,把海洋作為加快經濟發展的新空間,可以有效緩解上述矛盾和問題,是解決制約當前中國經濟發展瓶頸的新途徑。

      基于上述眾多的現實意義,我們亦不難看出,總書記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論價值。毋庸置疑,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提出,標志著科學發展觀走向成熟,走向創新,走向發展,是對馬克思主義的豐富和發展,是中國共產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指導思想的豐富和發展。

      建國以來,盡管海洋地位有了很大提升,但就海洋資源的開發與保護還沒有上升到國家戰略的層面。是以胡錦濤總書記為核心的新一屆黨中央把科學發展觀提到綱領性的層面,提到指導思想的高度,使科學發展觀成為可以和鄧小平理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相媲美的一面旗幟。從整個國家戰略的高度出發,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強調的是以大力發展海洋經濟為主導,以科學開發海洋資源和培育海洋產業為前提,充分體現了以人為本、陸海統籌的發展新理念,同時又把海洋環境提到空前高度,講和諧,講生態文明,講可持續發展。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是在科學發展觀指導下的戰略創新,同時又拓展了以人為本、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科學發展觀的內涵層次和范疇,體現了科學發展觀的新視角、新實踐、新高度、新創新。把海洋納入科學發展觀,以人為本、統籌兼顧等思想才真正地完善起來。因此,它本身是科學發展觀的產物,同時又是對科學發展觀的一種升華,是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重大創造,創新和發展。

      總之,胡錦濤總書記提出著力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進一步統籌了海陸關系,既是對海洋戰略地位的一次全新定位,體現了我們自覺認識海洋的新高度、新階段,又把海陸和諧關系作為科學發展觀的新內涵、新視角、新高度、新創新,是對科學發展觀的一次重大升華,是對馬克思主義的豐富和發展,甚至可以說標志著科學發展觀走向成熟,標志著黨的戰略指導思想進一步成熟和體系化。我相信,從今往后,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成功打造,藍色經濟將成為我國國家發展戰略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將成為我們全黨的一個重要指導思想,也將成為全國人民的共識。

      記者:第四個問題,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具有如此重要的現實和理論意義,我們山東人可謂是責任重大,我們要怎樣肩負起這樣的責任?

      王詩成:總書記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可以說是對我們山東人給予了極大的信任和希望,也是對我們山東的重托。成功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山東就能在全國率先立起一面出色統籌陸海關系,縮小區域差距,實現共同發展和跨越的旗幟,對全國、全社會的發展、穩定都極具示范意義和標桿作用。因此,山東在推進國家海洋戰略的進程中至關重要,責任重大。我們必須繼續發揚我們的領導優勢,加強省委、省政府對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領導和管理;繼續發揚我們的產業和經濟優勢,凝聚更大的市場創造力和競爭力。當然,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不僅僅是省委省政府和各級政府的責任,也不僅僅是哪幾個企業的責任,對國家各個部委、對每一個山東人來說都有該有這種意識,有這種責任,凝聚一股力,擰成一股繩,共同完成總書記的囑托,絕不辜負總書記的信任。

      記者:第五個問題,根據胡錦濤總書記的指示,省委省政府已經提出了一區三帶的具體策略。這會不會縮溶省會城市群、魯南經濟帶等不靠近沿海地區的經濟地位,進一步擴大省內東西之間的差距?

      王詩成:貧富差距問題、地區差距問題是普通百姓都十分關注的問題,也是高層領導非常關注的問題,更是包括我在內的很多海洋專家關注的問題。我想總書記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其主旨之一就是想通過在山東率先實施國家在新世紀的海洋發展戰略,并以此為契機,研究全國海陸統籌關系問題,探索縮小地區差距的有效路徑。因此,如果東西差距擴大了,這將有違我們高層領導的初衷,也有違山東人民的共同意愿。只要不斷努力,著力做好以下兩個方面的工作,我們完全可以把擔心變成一種希望。

      一是徹底轉變觀念,樹立全局性的、整體性的發展觀,實現內陸城市和沿海城市的互動共贏。胡錦濤總書記提出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不是只局限在膠東或沿海城市,而是一個區域,這個區域就是整個山東省。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涵蓋了省會城市群,涵蓋了魯南經濟帶,內陸城市是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不可或缺的一份子。省會城市仍然是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總指揮,仍然是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經濟、政治、文化中心,這個中心地位不但不會受到影響,反而會因為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成功打造進一步地在全省、乃至全國得到彰顯。魯南經濟帶依然是依托日照港口,日照發展愈強大,對其輻射力和帶動力愈大,魯南經濟帶在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這個平臺上發揮的作用愈大;同樣,如果日照沒有魯南經濟帶作為腹地推動其發展,從人力、資源、物流、土地等各個方面給予支持的話,那么日照的港口作用也將是有限的。因此,無論是內陸和沿海城市,都在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區域規劃之內,都是這個平臺上的主角。內陸和沿海是一個不可分割、互相聯系的有機整體,而不是相互對立的兩部分。在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平臺上,無論是內陸城市還是沿海城市,都要找準自己的定位,確立自己的戰略坐標,把焦點和注意力放在如何在平臺上發揮作用、貢獻力量的問題上。內陸城市要積極支持沿海城市的發展、壯大,沿海城市亦要把內陸城市作為自己的腹地,積極帶動、輻射內陸城市的發展。這樣,我們就能形成一種良好的互動共贏關系,咱們整個山東省的經濟實力將會有大幅度的提升,縮小東西差距,實現共同發展也將是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過程中的自然的、也是必然的結果。

      二是要加強政策引導。在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過程中,省委、省政府的政策引導和取向亦將有效平衡東西之間的差距問題。沿海城市的發展、強大,我們整個省力的強大,都會使省委、省政府有更大的財力向內陸城市、向經濟相對落后的城市傾斜,為其提供更多的優惠扶持政策,建設更好更全的公共基礎設施,加強招商引資,創造更好的條件,提高其地區人民的生活水平。因此,只要我們指導思想正確,政府引導得當,戰略措施得力,我相信,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打造成功之時,也將是縮小山東東西差距,山東經濟再次騰飛之日。

      記者:第六個問題,您作為一個海洋經濟方面的資深學者,同時又是山東海洋漁業廳領導,您覺得山東在打造半島藍色經濟區時面臨的主要挑戰有哪些?

      王詩成:這個問題也是一直以來思考最多的問題之一。我想也是各級領導應該充分關注的問題。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談:

      第一,人才挑戰。如今,海洋已經成為國際政治、軍事和外交斗爭的重要舞臺,是事關民族生存和發展的戰略性問題。開發海洋的競爭實質上就是科技與人才的競爭,誰擁有人才誰就掌控海洋開發的鑰匙,掌控海洋開發的話語權。我們山東省是海洋人才大省,但卻稱不上是海洋人才強省。山東省是全國海洋科技力量的富集區,是國家海洋科技創新的重要基地,有近1/3的海洋科研機構和一半以上的海洋高層次科研人才聚集在我省。在人才和科技創新的推動下,我省海洋產業已經發展到20多個,其中,海洋漁業、海洋鹽業、海洋工程建筑業、海洋生物醫藥業均位居全國首位。但是,山東省海洋人才依然缺口嚴重。這表現在:一是海洋人才結構不合理。海洋管理知識層次單一型人員多,復合型高層次人才不足;傳統型專業技術人員多,高新技術人才不足;普通理論型人員多,實用型、技能型人才不足。二是人才聚集地過于集中。主要的科研機構都集中在青島等沿海城市,造成重復研究問題較多,但成果轉化能力卻依然不足。三是省內自有人才力量單薄。如果不把國家級科研機構及其科研人員考慮、計算在內,山東省自有的海洋科研機構、科研人員現狀讓人堪憂,和我們海洋大海的地位極不相稱。因此,海洋人才問題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最亟需解決的問題和面臨的最大挑戰。做好人才工作將是做好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這個宏大世紀性工程的戰略切入點,是成功開啟中國在新世紀整個海洋戰略新篇章的金鑰匙。

      第二,生態環境的挑戰。生態就是經濟,生態就是GDP,而且是永遠只會增值,不會貶值的GDP。目前,我們山東省的海洋生態環境十分脆弱,黃海、渤海,包括膠州灣在內的一系列污染問題都沒有得到根本的、有效的解決。事實上,我們一直在強調加強此方面的工作,但是今天,我們必須把這一切盡快地付諸行動,落之實效。一是要嚴格審查、限制污染企業落戶,堅決杜絕企業的不達標排放;二是要加強檢測、監督和執法力度;三是要加強生態建設和治理。生態保護是被動的,建設和治理則是主動的。我們必須要立刻上馬一些重大環保工程,使生態保護和建設同時展開,雙管齊下。總之,在保護好、建設好海洋生態環境的前提下,做大做強深度開發海洋的文章,我們才算是成功打造了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成功完成總書記的重托。

      第三,自然災害的挑戰。全球氣候變暖、北極冰川融化、海平線上升已經成為全球性的問題。而我們山東海岸線長,海洋氣候變化大,一旦有颶風、海嘯等自然災害發生,我們將無力抵抗,無力應對,造成不堪設想的后果,無法彌補的損失。因此,必須增強海洋憂患意識,制定應急預案,建立一套完整的防災預災減災消災的全天候監測系統,并建立專門的海洋災害研究機構,防患于未然。

      第四,整合資源的挑戰。這實際上涉及的是海洋產業的資源整合問題。以榮城為例,其水產企業大都是大而全、小而全。重復建設問題突出,惡性競爭形勢嚴峻,浪費資源、浪費海岸線、浪費人才物的現象非常嚴重。我們號稱3000多公里的海岸線,但實際上真正可以利用的卻寥寥無幾。因此,我們必須制定、出臺相關的產業政策,加強政策的科學、合理引導,做好區域用海規劃,處理好分散與集中的關系,做到集中集約用海。

      記者:第七個問題,面對上述嚴峻挑戰,您認為我們應該怎么應對?

      王詩成:這方面要做的事情很多也很具體,但我們可以從宏觀地角度概括為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處理好陸海統籌關系。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要樹立陸海統籌的觀念,并體現在山東的經濟、科技、文化、社會建設的方方面面都。要樹立內陸和沿海是一盤棋的整體戰略思路,各級部門、各個地市都要努力營造一種互動共贏、統籌和諧的一體化發展氛圍和模式,處理好陸海統籌關系。山東在這方面做好了,就能引領全國的陸海統籌建設。陸海統籌了,我們國家就更加和諧了。

      第二,處理好近期和長遠、利用和儲備的關系。開發海洋,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應以科學發展觀為指導,堅持可持續發展、永續發展,處理好近期與長期、利用和儲備的關系。可以開發的海域和地區要制定政策,整體規劃,科學引導,合理推進;該保護的地區必須堅決保護起來,為后人留有應有的發展空間。我們今天的發展不能以犧牲后人的生存空間為代價,這個關系處理不好,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就不能成功,山東的形象將會受損,我們也不能像總書記所期望的那樣,在山東樹立起一面開發海洋、利用海洋的旗幟。

      第三,全面做好工程儲備。我認為,建造膠萊人工海河對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無論從經濟、軍事、交通、生態還是其他角度來講,都是一舉多得:一是通過開通人工海河,形成人造環流,解決半封閉海灣水體交換問題,對加速整個渤海與黃海的水體交換也將產生重大影響,將為封閉式污染海灣的治理尋找出一條新途徑。二是人海河將為山東增加300多公里的黃金海岸線,極大地拓展了省內的海洋資源;三是人造海河將開辟便捷的渤黃海海上直線通道,膠萊海河,將成為山東乃至中國的“蘇伊士運河”,濰坊將成為重要的海河港口城市;四是將有利于改變青島、煙臺西部地區、濰坊東部地區的落后面貌,拉動這一邊界三角區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五是將有利于建設兩灣和海河兩岸生態經濟帶和海河城市走廊;六是半島東端將成為全國最大的人工島,海河兩岸將形成新的旅游熱線。當前,這一工程已經列入國家發改委渤海環境保護總體規劃。作為我們山東省,應該將這一工程納入到半島藍色經濟區的總體規劃之中,作為重大工程儲備,并啟動先期研究。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今日甘肃快三推荐号码

      <big id="a2ohk"></big>

      1. <output id="a2ohk"></output>

        <big id="a2ohk"></big>

      2. <thead id="a2ohk"><sup id="a2ohk"></sup></thead>
        <thead id="a2ohk"></thead>
        <acronym id="a2ohk"><ruby id="a2ohk"></ruby></acronym>
      3. <big id="a2ohk"></big>

        1. <output id="a2ohk"></output>

          <big id="a2ohk"></big>

        2. <thead id="a2ohk"><sup id="a2ohk"></sup></thead>
          <thead id="a2ohk"></thead>
          <acronym id="a2ohk"><ruby id="a2ohk"></ruby></acronym>